法爷的英雄联盟有点卡,法爷的英雄联盟有点卡_网游竞技_小说山 压博国际官网,压博官网yabet2924.con,压博足球娱乐平台
在内瑟斯面前,阿兹尔没有隐瞒,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除娜美的那部分之外,完完整整地讲述了一边,并且着重描述了自己面对罗德时的感受。
  
  而入内瑟斯在听完之后,终于陷入了沉默。
  
  这种事情……可比自己想象中的糟糕多了。
  
  利用飞升法则,猜到阿兹尔的飞升誓约,然后通过自己的行动加以利用,最后完成对沙漠皇帝的制约,这看起来仿佛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切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内瑟斯甚至在想这个阿兹尔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惜,自己面前的这个阿兹尔是真的,而他刚刚说的事情就算再怎么荒谬,也一样是真的。
  
  恕瑞玛新皇帝的性命握于人手,这……
  
  太难顶了呀!
  
  而现在,对阿兹尔和内瑟斯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罗德和泽拉斯那种丧心病狂的家伙不一样,至少现在看来,对方的恶意……还算小?
  
  小个p啊!
  
  皇帝的性命斗殴被人家握在手里了,这种事情谁受得了啊?!
  
  万一对方有什么想法,恐怕恕瑞玛的皇帝分分钟驾崩给你看啊!
  
  当命运被人一手掌握的时候,对方的恶意和善意就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这本身就已经威胁到了一切!
  
  “所以。”在讲述完了一切之后,阿兹尔终于看向了内瑟斯,“内瑟斯先生,您还有什么办法么——对于飞升法则,我所知的并不够多,现在是否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让我想想。”
  
  内瑟斯也不犹豫,他按照编号,在书架上拿下了数卷厚厚的笔记——这些由特制符号书写而出的笔记虽然看起来不多,但实际上却每一本都能填满一座图书馆。
  
  按照着自己之前留下的标记,内瑟斯迅速地找到了关于飞升法则的那部分,结合着笔记,努力地回忆起了自己在太阳学院时所进修的那些内容。
  
  “飞升法则……”
  
  “飞升誓约……”
  
  “法则认同……”
  
  翻了半天,内瑟斯尴尬的发现,从飞升法则的逻辑上说,罗德的选择几乎是无解的。
  
  阿兹尔的飞升者之躯是问题的死结,除非他能够找到自己的后裔、在其帮助下完成血肉的重铸,然后放弃飞升之躯,否则就永远无法摆脱罗德对他的控制。
  
  “也许……唯一的好消息是,罗德必须为复兴恕瑞玛而努力。”内瑟斯无奈地组织了一下语言,苍白无力地开口说道,“如果他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做了出格的事情,飞升法则会直接剥夺他的一切……”
  
  对于内瑟斯的话,阿兹尔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非常沮丧——这意味着主动权完全被罗德掌握在了手里,自己完全变成了被动的一方!
  
  “当然,事情也未必没有转机。”思考一番之后,内瑟斯再次开口,“他和你说过关于‘生产力’的事情,而根据你在安塔希尔的见闻,这种东西似乎真的和他所说的一样……也许我们能够从这个方向有所突破。”
  
  “什么意思?”阿兹尔意外地看向了内瑟斯,“从这个方向突破?”
  
  “没错。”内瑟斯显然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罗德能够得到飞升发展的认同,如果不是因为他使用了什么诡计,那就真的是因为这种手段能更快更好的让恕瑞玛复兴,而我们如果掌握了这种手段,那飞升法则就会认同我们,这样一来他对你的控制就会被直接消除掉。”
  
  “你的意思是……”阿兹尔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要我向他学习,然后做的比他更好,以此来摆脱?”
  
  “是这个道理。”内瑟斯点了点头,“这是我暂时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思路了。”
  
  “……好吧。”阿兹尔叹了口气,“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备选方案。”
  
  “什么方案?”
  
  “我将皇位传下去,然后以一个飞升者的身份复兴恕瑞玛——只要我不是皇帝,就算那个家伙有什么企图,恐怕也难以实现了。”
  
  听阿兹尔这么说,内瑟斯倒是有些意外,他完全无法想象,骄傲如阿兹尔,会考虑这种近乎于一换一的方案,甚至愿意放弃权力,也要摆脱控制……
  
  也许,这也是一种成熟吧?
  
  如果放在之前,阿兹尔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这么做的吧?
  
  然而,没等内瑟斯欣慰多久,阿兹尔忽然话锋一转,谈到了自己之前的方向上。
  
  “这个计划唯一的问题就是,现在我没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后裔了——之前希维尔的情况你也是看到了的,那些流淌着皇室血液的孩子们显然都完全遗忘了恕瑞玛皇室无上的荣光,想要培养一个可靠的接班人,恐怕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了。”
  
  等等,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
  
  还没等内瑟斯再次提起警惕,阿兹尔就迅速地将话题继续了下去。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恕瑞玛有了新的皇帝,也需要一个新的皇后了,而在这方面,内瑟斯先生,我恐怕需要你的帮助。”
  
  “……”
  
  内瑟斯很想说我不会帮你的,但话到了嘴边,这次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没办法,阿兹尔虽然绕了个大圈,但还是占据了道理的制高点,将自己的娶妻大业变成了“为恕瑞玛培养一个接班人以避免遭受外来者掌控”的国家大事,而在面对这等大事的时候,内瑟斯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
  
  “那么……一切为了恕瑞玛。”
  
  咬了咬牙,内瑟斯狠狠地将桌上已经凉透了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死死地盯住了阿兹尔、
  
  “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行吧,看在未来接班人的份上,我应该做什么?”
  
  内瑟斯将“接班人”咬的很重,似乎想要达到某种讽刺的效果,可惜阿兹尔不为所动,只是压低了声音,抛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计划。
  
  “这样这样,再这样这样……”
  
  听完了阿兹尔的计划,内瑟斯的脸似乎更黑了——果然,在你的计划里,我tm就没演过好人!